上下游交易商屡遭处罚,不缺钱的维康药业上市为何?IPO分析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ID001 / 2020-07-30 16:09
日前,浙江维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维康药业)更新了招股书,这是维康药业四年来第三次披露招股书。不过,有趣的是,该公司的募投项目却多年不变,好像没圈到钱就活不了一样

  日前,浙江维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维康药业)更新了招股书,这是维康药业四年来第三次披露招股书。不过,有趣的是,该公司的募投项目却多年不变,好像没圈到钱就活不了一样。

  募投项目五年不变,不缺现金也要上市

  公开信息显示,维康药业主营业务为现代中药及西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银黄滴丸、益母草软胶囊、骨刺胶囊等中成药以及罗红霉素软胶囊等西药。

  此次IPO,维康药业拟募集资金5.4亿元,其中,3.59亿元用于医药大健康产业园一期项目、2143万元用于营销网络中心建设项目,1.6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项目。

  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委托的第三方公司浙江东天虹环保工程有限公司提交的文件时间是在2016年3月,也就是说公司实际启动是在2015年。而5年过去了,公司的募投项目依然没变,也就是说整个行业也没有太多变化,不知道公司是否真的做了行业尽调,还是另有隐情?

  当然了,也不能说募投项目完全没有变化,毕竟公司还是把原来的预计募资3000万用于补充营运资金的费用提高到了1.6亿元,足足多要了1.3亿元。

  可问题是公司真的需要补充这么多营运资金吗?据了解,近年来,维康药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正,即使在2013年也有2600万元左右,随后虽有波动,但基本逐年递增,近两年更是超过1亿元。

  既然如此,如果维康药业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是真的话,公司是不缺营运资金的。为何公司要这个募投项目呢?

  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有两点:一是公司上市目的本来就不单纯,懒到过去5年募投项目都不变,也不知道是保荐机构太懒还是企业太懒。二是公司想一次性从股市里面多圈点钱,毕竟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销售费用超研发十倍,利润却涨涨跌跌

  除了募投项目老套不变之外,维康药业还一度呈现增收不增利的局面。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维康药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7亿元、5.78亿元、6.42亿元,同期的净利润分别为0.95亿元、0.88亿元、1.26亿元,维康药业营业收入虽一路上升,但2018年的净利润却下滑7.76%。

  而造成维康药业2018年增收不增利的原因居然是销售费用的激增。报告期内,维康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42亿元、2.91亿元和2.9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3.89%、104.39%、0.4%。

  在销售急剧增长的同时,维康药业的研发费用率却在下降。2017-2019年,维康药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582.85万元、1639.98万元、2116.0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89%、2.84 %、3.3%。

  由此可见,维康药业也是一家重营销、轻研发的医药企业,维康药业每年的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10倍以上。

  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屡踩监管红线

  或许正是由于维康药业轻于研发,才造成大客户多次因质检不达标踩监管层红线。据悉,维康药业第一大客户国药控股频频接到罚单。2019年10月10日,国药控股因生产、销售、使用经检验不符合药品标准、炮制规范的药品、中药饮片、医疗机构制剂被罚。

  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年国药控股共计接到5张关于药品方面的罚单。维康药业2019年第三大客户上药控股也因销售不合格的药品屡屡被罚。

  与此同时,维康药业还曾因供应商屡次出现“黑历史”,被多次曝光。维康药业2016年的第一大供应商安徽纪淞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在2014-2015年间多次上榜监管层的“黑名单”,2015年还被安徽省食药监局收回药品GMP证书。

  值得一提的是,安徽纪淞堂在2019年6月被抚州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19年7月被亳州法院强制执行。

  此外,维康药业其他供应商的问题同样不少。维康药业2019年第一大供应商亳州市华云中药饮片有限公司因生产销售劣药丝瓜烙、劣药粉葛、违反规划审批等多次受到行政处罚。

  维康药业2018年的第一大供应商浙江国邦药业有限公司曾因不正常使用大气污染物处理设施案、未采取措施防止排放恶臭气体案、不正常使用水污染物处理设施案等,多次受到行政处罚及环保处罚等等。

  供应商上榜监管层黑名单,大客户也因销售不合格的药品屡屡被罚,维康药业此次上市可谓是阻力重重。

  高管外部兼职太多,关联交易深藏不露

  不仅如此,维康药业高管到处搞“狡兔三窟”的把戏,也着实让人怀疑其主业经营能否持续向好。

  据悉,维康药业董事、副总经理列建乐一边经营维康药业,一边投资同业企业九如医药。九如医药成立于2018年1月,列建乐为创始股东。公司实控人为何仁财,也是维康药业第五大股东,持有公司发行前54.84万股。另外,2016年以前,何仁财还担任维康药业的销售经理。

  据悉,何仁财离职后与列建乐共同创办了九如医药。维康药业招股书透露,近年来,公司市场推广费用大幅增加,公司通过筛选原经销商或者专业医药咨询公司作为推广公司,将市场推广的执行委托给推广公司。至于九如医药是不是维康药业的推广公司,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不仅如此,维康药业董事长、实控人刘忠良还投资参股青岛明药堂医疗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6月前,刘忠良投资参股北京百联华泰咨询有限公司。作为创始股东之一,刘忠良2018 年以前一直是公司高管。而对于上述报告期内的投资和任职情况,维康药业的招股书也没说明。

  显然,维康药业的信披成色值得考量,也是其第五个拷问点。证监会IPO审核要求:发行人披露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与发行人及其业务相关的对外投资情况,包括投资金额、持股比例、有关承诺和协议,对于存在利益冲突情形的,应披露解决情况。

  对此,维康药业曾表示,发行人及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承诺招股说明书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可事实上,二次卷土重来的维康药业,仍有许多不确定性的疑点。

1
3